5k8征稿网 zhenggao.com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http://www.zhenggao.com
投稿邮箱:1954874365@qq.com,请注明发表期刊基本要求。咨询QQ1954874365 赵老师。法律顾问:肖、黄律师
查看: 36|回复: 0

“他们只看标题没看故事”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818
发表于 2020-6-21 18: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参考消息网3月13日报道美国《纽约时报》网站3月7日发表文章称,在新冠肺炎疫情流行下,出现美国华侨在美国遭遇到不公正对待的事件,许多人对此表示批驳。文章介绍了发生在一位女华侨身上的故事,现将文章编译如下:


上个月我24岁。生日前一天,我走进一家美甲沙龙,给自己做一次生日美甲。我落座后,一位美甲师走过来。她是一位50多岁的亚裔女性。她坐下来,我对她微笑。我看不出她是否也报以微笑,因为她戴着口罩。


这位美甲师看了看我的手,好像在打量我的手形,然后突然问:“你是中国人吗?”我回答说:“我是,你呢?”


她赶紧说:“不是,我是越南人。我们沙龙里都是越南人。”她接着说:“你知道,我们很害怕中国人,因为你们吃‘怪异的’食物,而且还带到这里来。中国人,我不喜欢你们,你们很糟糕,很糟糕,很糟糕。”


我一下子甚至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当她继续大声抱怨时,我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她口罩的微微颤动上。最后,我的声音迸发出来,我说:“我1月份刚从中国回来。如果你害怕我,起来离开我。”那个美甲师默默地起身走了。附近的经理跑过来轻声道歉。房间里一片寂静。


“他们只看标题没看故事”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走出家门后,我减少了与人的眼神交流。当我感到要咳嗽的时候,我咬住自己的舌头,强忍着。在一次聚会上,当我去和别人握手时,我本能地查看他们的手臂是不是有最轻微的后缩、瞬间的犹豫。我到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的一家餐馆吃饭时,我发现自己是唯一的中国人,这种意识堵塞在我的肠道里,比午餐时吃的任何东西都更难消化。


一段时间来,我看到这方面的新闻报道越来越多,从对中国人及其所谓“卫生问题”不留情面的贬损,到亚裔美国人在大街上漫步的照片被用作有关非亚裔冠状病毒患者报道的封面图片。


我认识到:耸人听闻的报道和煽情的社交媒体让恐惧的传染性超过病毒本身。


我意识到我在美国的朋友们只是看看关于冠状病毒的新闻标题,却对其背后的故事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我一个朋友的母亲是医生,从广东飞到武汉,和其他成千上万名医护人员一道志愿治病救人。他们没有看到医生和护士脸上因连续数周戴口罩和护目镜而留下的深深痕迹。


我的非亚裔朋友不看亚洲城市的互联网活动——人们在隔离期间聚在网上相互安慰。


美国人没有充分分享这些故事,因为他们真正想要分享的是恐惧。我的朋友们每顿饭都要低声议论那些新闻标题引起的恐惧。


别被种族主义和成见传染


那天我从美甲沙龙赶回家后,我和母亲就给美甲沙龙的店主打了电话,要求让我们到她店里与她的员工谈谈。


第二天早上,我的母亲、两个朋友和我跟沙龙里全体亚裔女员工围在一起。起初,没人说什么。但慢慢地,她们开始提出她们最担心的问题:冠状病毒的死亡率。


我拿出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份报告:COVID-19死亡率为2.3%。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报告显示,全球死亡率为3.4%,但各国的死亡率不同。


我们还谈到,让中国人吃“怪异”食物的有害成见流传下去,不仅对中国人不利,对所有亚洲人也不好。毕竟,在许多美国人看来,我们长得都一样。


我们谈话结束时,出现了短暂的沉默,然后一个女人走上前。她平静地说:“这事也在我身上发生过。也是因为病毒,别人对我说过不好听的话。”


她说:“顾客进来,一次又一次问我,我是中国人吗,我去过中国吗,我感染了病毒吗?以前人们说不好听的话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我知道了。”


冠状病毒是严重的。值得采取保护措施加以防范。我也很警惕。但在过去几周里,我学会了担忧可能比COVID-19更具传染性的事情:种族主义和见证者的沉默。


每写一个字,我都在想:即使在恐惧中我们也不能放弃爱,因为那是我们最需要爱的时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5k8征稿|5k8征稿网 zhenggao.com  

GMT+8, 2020-8-3 19:51 , Processed in 0.132054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